只有第一章有认真读,越到后面越不认真,最后直接放弃了hmm

第一篇 论劳动生产力提高的原因,以及论劳动产品在不同阶层的人中间自然分配的顺序

亚当·斯密第一次定义了生产的三大要素:劳动、土地和资本,在他看来,是资本——而不是其他——带来了市场进而劳动分工的扩展,资本的投入导致市场扩张,而后者反过来也带来更多的利润和投资,所谓的“资本主义”便是从这个定义延展出来的概念。

当人们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单独一个目标上,而不是分散在许许多多的事物上时,他们就更有可能发现比较容易和比较迅捷地实现任何目的的方法。

经常去参观这些制造业的人,常常会看到一些非常巧妙的机器,它们是普通劳动者为了便利和加快他们自己承担的那部分工作而发明出来的。

劳动分工的结果之一在于,每个劳动者产出的产品,除了自给自足之外,还有多余的产品可以用于等价交换。普遍的富裕就这样自动扩散到所有不同阶层中了。

哎呀,假如我们考察一下所有这些东西,看一看每一种都要使用多少种不同的劳动,我们就会了解到,没有成千上万人的帮助和合作,连一个文明社会中最卑微的劳动者,都不可能得到他日常所使用的那种平常简单(即便是我们臆想的那种平常简单)的生活用品。

由于确定能拿自己劳动产出的所有剩余物,也即超出自己消费的那部分产出,去交换自己所需要的他人劳动产出的剩余部分,这就鼓励每一个人去从事一种专门的职业,鼓励每一个人培养和完善他可能拥有的从事这一职业的才能或天资。

劳动分工源自相互交换的力量,分工的程度必然总是受限于这一力量的大小,换言之,即受限于市场的规模。

我们可以发现,“价值”一词有两种不同的含义:有时表示某一特定物品的效用,有时又表示占有该物品时所带来的购买其他货物的能力。前者可以称为“使用价值”,后者可以称为“交换价值”。具有最大使用价值的东西,常常很少或根本没有交换价值;反之,具有最大的交换价值的东西,常常很少或根本没有使用价值。

任何商品的价值,对于占有它但不愿自己使用或消费而是用来交换其他产品的人来说,等于该商品能使他购买或支配的劳动的数量。因此,劳动是衡量一切商品交换价值的尺度。

劳动是为一切东西支付的最初的价格,是初始购买货币。

拥有财富立即地、直接地给她带来的权力是购买力,即一种对市场上所有劳动或所有劳动产品的支配力。

一旦资本在个别人手中积聚起来,他们其中的一些人就会自然用之来雇佣勤勉的人民劳作,并为他们提供原材料和生活资料,目的是通过劳动产品的售卖以及从他们的劳动对原材料价值的增加中获得利润。

工人们附加在原材料上的价值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用来支付工人的工资,另一部分支付雇主的利润,作为他垫付原料和工资的全部资本的报偿。

劳动不仅衡量价格中分解成为劳动工资的那一部分的价值,而且也衡量其分解成为地租和利润的那两部分的价值。

绝大多数商品的价格都由三部分组成:劳动者的工资、地租、资本家的利润。当然,牲畜、机器的损耗也可以直接或最终分解为地租、劳动和利润这三部分。

雇佣劳动是资本存在的前提,如果没有无产者出卖劳动力,资本就不会产生。

引起劳动工资上升的,不是国民财富的实际大小,而是它的不断增长。因此,劳动工资最高的,不是在最富的国家,而是在最兴旺发达或者说致富最快的国家。

资本的增加,会提高工资,也倾向于降低利润。

地租,作为使用土地所支付的价格,自然是承租人在土地的实际状况下所能支付的最高价格。

土地初级产物中的有些部分的真实价格的上升,最初是扩大改良和耕种的结果,而后又成为改良和耕种进一步扩大的原因。

所有劳动生产力中的改良都会直接降低制造品的真实价格,并会间接提高土地的真实地租。

商人的利益总是要扩大市场,缩小竞争的范围。

这些建议是来自这样一个阶层的人,他们的利益从来不和公共利益完全一致,他们会为了获得利益而欺骗甚至压迫公众,在许多场合下,他们也因此确实欺骗和压迫了公众。

第二篇 论存货的性质、积累和使用

每个国家的劳动数量不仅随使用劳动的存货增加而增加,而且由于上述增加的结果,相同数量的劳动能完成数量大得多的工作。

资本可以用来生产、制造或购买货物,然后再将其卖出以取得利润。

资本可以用来改良土地、购买机器或生产用的工具,或被用作其他无须易主或流通就能提供收入或利润东西。

每年能再任何一国被使用的货币数量,一定是由每年在该国流通的消费品的价值决定的。

个体的收入可以用于:各种即时消费之上——那些某天的支出花费不能减轻或支持另一天的支出花费的消费;还可以用于比较耐久,因而可以积累起来的东西之上——某天的支出可以减少或支持和提高另一天的支出。

用于耐用商品的花销,不仅有利于积累,而且有利于节俭。

资本可以用作四种用途:第一,用以获取社会上每年所需使用和消费的天然产物;第二,用来制造和准备这些天然产物,以供直接使用和消费;第三,将天然产物和制成品从充裕的地方运往缺乏的地方;第四,将天然产物和制成品分成较小的部分,以适应所需之人的随时需求。按照第一种方法使用的,是所有从事土地、矿藏和渔业的改良或耕作的人的资本;按照第二种方法使用的,是所有制造厂主的资本;按照第三种方法使用的,是所有批发商的资本;按照第四种方法使用的,是所有零售商的资本。

当任何一个产业部门的产出超过了本国的需求时,剩余的部分必须被送往国外,交换一些本国需要的东西。没有这种出口,本国的一部分生产性劳动必然会停止,而年产物的价值也会减少。

当一国资本增加到这种程度,以致不能全部用来供应本国消费和支持本国生产性劳动时,其剩余部分自然会流入运输贸易,用来为其他国家履行相同的职能。

第三篇 论不同国家中不同的财富增长过程

实际上,城市并不总是从其邻近的农村获取其全部生活资料,甚至不一定仰赖于其国内农村,而可以从遥远的国家获取;虽然这算不上一般规则的例外情形,但却导致不同时期、不同国家财富发展过程中的巨大差异。

商人一般有志于成为乡绅,而他们确实变成乡绅时,通常会成为最好的乡村改进者。商人习惯于把他的钱主要用于有利可图的项目上;而一个纯粹的乡绅,却习惯于把钱主要用在花销上。前者常常是看着他的钱从口袋中出去,然后又带着利润回来;后者一旦与钱分离,则很少会再期望能够见到它了。

第四篇 论政治经济学体系

鼓励出口、抑制进口是重商主义提出的两大富国手段,但对于某些特定的商品,重商主义体系却遵循相反的政策:抑制出口,鼓励进口。可是,它宣称,其最终的目的总是一致的,都是要通过有利的贸易顺差使国家富饶。

消费是所有生产的唯一归宿和目标;只有当是为促进消费者的利益所必须时才应该去注意生产者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