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一直觉得商鞅的故事挺让人费解的,尤其是他这么拉仇恨。但这只是一个现代人的理解——虽然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但至少我们还标榜法制社会嘛,民主法治不算深入人心但基本上都懂。我无法想象在一个统治阶级啥都说了算(现在不是?)的世界里,一个人跑出来说要法治要法治在什么程度上触及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一个不算结论的结论:读古书的时候,不要站在一个穿越者的角度上去思考,结合时代背景才会不那么容易去纠结无关痛痒的点。这是在纵向层次上说的,不同文化间的横向的比较也同理。

当然,商鞅死得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好像也的确是自己作的——这老铁活得太超前了嘛。现代的官员,事情办得好,荣华富贵似乎是理所应当的,更何况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好像已经称为了常识。但在那个时候,当官的,如果你不是贵族,一定要低调低调再低调才算美德,和上古时代一个德性,商鞅相比之下就太膨胀了。

不过他存在的意义,就是用来打破这些自古流传的规矩不是吗,他不会care这单独一条规矩的。只可惜在之后的几千年里,中国信得也是那些儒家从上古的规矩中还原的那一套。也不能说一点道理都没有吧,但后世像商鞅那样的人似乎就不多了,以至于最后得凭借外力来打破那些陈旧的规矩了。

(司马迁好像也是儒生吧……?感觉他基本上都在diss商鞅hhh